北京罗伦过滤环保科技有限公司

欢迎访问罗伦全自动自清洗过滤器品牌官网!

环保部6月底前完成重金属污染防治规划

时间:2019-03-20 16:41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


湖南郴州市嘉禾、桂阳两县企业违法排污致儿童血铅超标及中毒事件持续发酵。截至3月22日,郴州市已发现铅中毒儿童45名。

  3月22日,环保部华南督查中心已派员奔赴郴州督查善后。“乡镇为了发展经济,饥不择食。”一位华南督察中心的官员说,血铅中毒事故当地此前就发生过。

  其主管部门——环保部环境应急与事故调查中心的官员则解释,“血铅超标原因仍然是企业违法排污,但当地政府有责任,被发现的几家企业没有任何手续,更别提环评手续。”

  与郴州事件相隔不过10天。3月14日,四川省隆昌县忠义合金公司周边1599人次的体检又有近百人血铅含量异常。

  上述两例血铅超标中毒事件均延续过往的“黑色定律”:当地政府为发展经济上马高污染化工企业,健康受损的居民自发体检,发生群体性事件。

  频频爆发的血铅事件或许有了新的治理模式。记者获悉,环保部将在今年6月底前编制完成重金属污染综合防治规划,并报国务院批准实施。而一些省份也正在调查重金属环境质量状况,已经确定了需要治理的重点行业和重点元素。

  “主动发现,主动采取措施,可能会一下子冒出更多更大问题,但却可能在短期内解决环境污染问题。这需要很大的经济投入和解决污染的决心。”上海环境与儿童健康重点实验室主任颜崇淮说。

  无助的血铅患者

  颜崇淮从事儿童血铅检测20年,他告诉记者,铅污染对儿童健康影响很大,90年代以前,血铅中毒现象更为突出,现在情况稍微好转。

  但一个很重要的变化是,以前铅超标方面城市病人会占三成左右,但现在更多的病人是来自农村和小城镇,城市病人只占3%左右。颜透露,自己近几年的病人一半是浙江人,其中又以义乌居多,这些病人大都在家庭作坊从事首饰、旅游纪念品和小五金工作。

  颜崇淮介绍,儿童血铅达到250微克每升就会影响神经,一般血铅每上升100微克每升,IQ(智力水平测试)就会下降1到7分,并将导致性格和行为上的诸多问题。

  颜崇淮建议,根据刚结束的全国污染源普查结果来进行重点地区筛查,主动权可能就在政府的环境部门和健康部门。“这需要建立一个全国血铅筛查网络,根据污染源普查结果进行,但这需要花很大力气,投入会很大。”

  中国政法大学污染受害者法律帮助中心主任王灿发说,重金属污染,哪个机构组织都没办法自己做好,只能是国家来一个综合的调查,该淘汰的淘汰,该达标的必须达标,该拆迁的有拆迁。

  王所在的法律帮助中心曾经为2006年因铅污染受害的898名甘肃徽县村民提供法律援助。当时共有300多名儿童血铅超标,当地政府除了小范围检测、让部分孩子住院外,没再做其它的事情,并拒绝提供孩子的出院检测报告,后续赔偿事宜也不了了之。

  直到现在,徽县法院以案情重大,不归自己管为由拒绝立案,陇南市中院也作出裁定不予立案,甘肃高院则以“诉讼一方人数众多,由管辖法院受理”为由,请陇南市中院“酌处”,至今,村民们仍在等待一个说法。

  “如果环境方面的公益诉讼能立案并有一些胜诉的话,老百姓就更关心自己身边的企业,自己的身体,对环境保护也是巨大的推动。”王灿发说。

  但王灿发要失望了,一位参与环境维权的律师表示,类似环境诉讼立案都非常难,因为污染案件大多数涉及人数众多,地方政府会考虑和谐、稳定、企业发展等因素,法院要么不立案,要么不表态。

  以国家的力量

  现在需要国家来运用它的力量。

  环保部环境应急与事故调查中心的官员称,“在国家层面,环保部、卫生部、发改委、财政部等部委正在联合制定重金属污染防治的实施细则。按照国务院要求,一定会确保老百姓的知情权,而且还将大规模进行体检。”

  该官员介绍,环保部在去年就已经布置了各省排查摸底重金属污染。以四川为例,四川环保厅要求2010年3月31日前,全省各地环保部门要对本辖区内涉重金属企业开展拉网式排查,尤其是涉汞、铅、铬、镉、砷等企业。

  与上述官员强调的知情权相悖,因为重金属污染话题敏感,记者找到的多位环保部专家都拒绝多谈,一位参与重金属污染防治规划的专家表示,重金属污染的,现在各地都是只做不说,即使规划类的文件都是机密。

  记者从一位环保部专家处获悉,重金属污染防治因为涉及面太广,多部委协调工作并不顺畅,环保部甚至专门成立了重金属治理办公室,专司协调。

  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环保专家告诉记者,在重金属防治方面,中国环保预防和治理的力量仍然不够,仍然是问题导向性,哪里出问题,就去哪里。

  现国务院和环保部这么重视重金属污染,是因为去年爆发了很多群体性事件。

  此前,中国环境保护部部长周生贤公开表示,2009年环保部共接报陕西凤翔等12起重金属、类金属污染事件。这些事件致使4035人血铅超标、182人镉超标,引发32起群体性事件。

  “工矿企业开工这么多年,在重金属污染方面累积到了一定程度,是时候爆发了。”上述专家透漏,重金属污染治理一个很大的问题是底数不清,历时多年的土壤普查,虽然数据已在整理中,但非常粗糙。

  浙江环保厅的官员告诉记者,浙江省目前正在调查重金属环境质量状况,已经确定了需要治理的重点行业和重点元素。

  据其介绍,浙江省将重金属污染物铅、汞、镉、铬以及类金属污染物砷等5种危害较大的元素作为重点治理对象,主要涉及的行业包括电镀、制革、蓄电池、工矿冶炼等。

  “环保厅正在部署企业的污染源调查,对电镀行业也进行飞行检查,浙江一些地区的特色行业容易产生重金属污染,因而也是防控重点,如温州的电镀行业、湖州大兴的蓄电池行业、丽水市的制革行业。”该官员透露。

  早于浙江,3月初,江西省环保厅制定《江西省环境保护厅重金属污染综合整治工作方案》,江西省环保厅将在各地检查的基础上于每年4月和10月由厅领导带队对11个设区市的重金属污染企业开展专项检查。

  但江西省一位从事环评的人士告诉记者,在江西鹰潭等地,虽然国家规定炼铅炼铜企业必须离居民区一公里,但是很多企业并没有按照这个标准,而是在环评的时候开假证明,“做环评的时候,说附近居民要搬迁,但实际上不会搬迁,你要是过来看看,几百个例子都能找到”。

  江西一位环保官员就抱怨,要不是市长非要引进那些高污染项目,那些企业根本不可能过环评这道关。

服务支持

我们珍惜您每一次在线询盘,有问必答,用专业的态度,贴心的服务。

让您真正感受到我们的与众不同!